<tbody id="g0ggk"><small id="g0ggk"><dfn id="g0ggk"></dfn></small></tbody>
  • <table id="g0ggk"><option id="g0ggk"></option></table>
  • 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日本对选后美日关系的看法
    点击量:0时间:2021-01-04 09:46:20作者:张云

    2020年第7期(总第54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平发展研究所        2020年12月22日 

     

    日本对选后美日关系的看法

    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张云

     美国总统选举经过激烈竞争,民主党候选人原副总统拜登当选,尽管特朗普总统阵营表示不服并诉诸司法程序,但从目前情况看,其论据不足,翻盘可能性较小。各方预计,拜登上台后,美国内外政策可能发生变化。日本一直是美国在亚洲最重要的盟友,它对美国内政外交变化有着相当强烈的“反射效应”。本文试图分析日本国内如何看待今后4年的美日关系走向,如何认识中长期的美日关系。笔者认为,要分析日本对大选后日美关系的认知,不能单纯从双边关系的狭隘视角出发,而是要从日本对美国国内政治社会的认知以及对国际格局的整体认知,以此为基础来分析,或更近于全貌。

    一、对美国国内政治社会的认知

     日本对于美国大选后国内的政治社会走向存在着不同看法。一种看法认为,美国分裂情况不会在大选后很快得到解决,这一看法具有高度共识。美国政治和社会的分裂在此次大选中暴露无遗,支持拜登选民的关注度前两位分别是种族问题,新冠病毒疫情问题;而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关注度排名分别是经济发展,社会治安。这说明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关注经济恢复超过疫情管控,关注社会治安超过种族平等??梢钥闯?,双方支持者立场几乎完全对立。而且,此次选举中,两党在很多州选票非常接近,显示美国社会显现势均力敌的分裂状态。

     另一方面,日本国内对于美国国内的极化和分裂能否修复则存在两种不同观点。一种意见将此次大选看成是美国民主制度弱化、劣化的体现,认为美国国内分裂将很难恢复。另一种意见则认为,美国国内分裂很严重,但是有可能得到弥合,并对美国会重新团结起来抱有信心,这种意见目前仍是主流。他们认为,此次选举的高投票率显示出美国国民希望重新团结的强烈愿望,美国国内政治可能会以此次选举为契机寻找出新的内部统合方式。从历史上看,作为一个多种族多文化的移民国家,美国政治和社会分裂的情况并非今天才有,而是从始至今一直存在。美国自建国以来一直是在分裂-团结这样的循环中前行。美国拥有强大价值观体系,拥有团结多样化社会的能力,可以实现重新凝聚起美国人民的目标。拜登在选举中不停在说“团结(unity)”这个关键词,这瞄准了选民的焦虑,他们担心美国的基本价值观正在丧失,这使很多到目前为止没有参加过政治的人们开始参加选举。如果说4年前特朗普当选是因为那些对于全球化和精英派不满的人群开始政治意识觉醒积极投票的结果的话,那么此次则是担心美国失去自我认同的原来不关心政治的人积极参与政治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国政治参与度在增加,体现出社会发展的积极面。同时,邮政投票方式让更多的人可以实现政治参与,同样是美国国内政治发展的积极表现,未来不排除网上投票,美国将会进入一个真正全民政治参与的新时代。

    二、对美国新政府外交的认知

     首先,日本认为,美国国内分裂情况严重,国内民众主要关切向内转的大趋势不会变化,拜登新政府的重心将放在国内事务,对国际事务的承诺度可能难有实质性增强,要求同盟承担更大负担的姿态也不会发生本质改变。但是,拜登处理外交的方式将在一定程度上回归常态,重新重视多边主义和同盟关系。特朗普政府任期内宣布退出各种国际组织,例如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等,拒绝派出上诉委员会委员导致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上诉机构功能停滞。美国还退出各种多边框架,例如伊朗核问题框架协定、气候变化巴黎协定、TPP等,对盟友威逼相加。拜登作为外交老将,在竞选过程中曾表示当选后会回归世界卫生组织,并且将回到传统做法管理同盟。但是,美国外交虽然会回归,恐怕也只是部分回归。

     第二,美国外交重点将会转向欧洲优先。奥巴马上台时,曾转向“亚洲再平衡”,拜登外交首先将转向“欧洲再平衡”。拜登很清楚美国外交在过去4年时间里受损最大的不是中美关系,而是美欧关系。欧洲国家经营多年的外交成果,例如全球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伊朗核问题框架协定都被特朗普政府无情抛弃,美欧自由贸易投资协定谈判停止,美国还以撤离驻德国美军的方式威胁欧洲盟友支付高额军费,美国撤出叙利亚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以致大量难民流入欧洲等等。对于拜登来说,如果要在外交方向上重回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无论是伊朗核问题,还是气候变化、安全保障等问题,首先必须修补跨大西洋关系。

     第三,日本认为,美国新政府仍将确立中国为战略对手这一基本定位不会改变,但是美国在国际事务上的精力分配将重新调整,美国对华政策的方式也会有所变化。特朗普政府对华采取全面对抗政策,拜登执政后将保持对华强硬,但随着外交资源的重组,政策将会有新的调整。在中东问题上,新政府会努力激活被特朗普抛弃的伊朗核问题框架协定,并以此作为美国扩大中东影响力的基础。在欧洲地区问题上,美俄之间存在重启核武器和导弹问题谈判的可能。正如奥巴马执政后提出亚洲再平衡战略一样,小布什政府时期战略重点高度聚焦中东,再平衡是为了让美国更好地照顾全球利益。新政府的再平衡并不意味着美国会忽视亚太,但处理的方式可能有所不同。对于日本来说,如何适应新动态是一个重要课题。

    三、对未来美日关系的认知

     首先,拜登当选对于日本来说意味着不确定性减少,同时美日关系需要从过去四年成功的安倍-特朗普“作秀外交”转型到质量提升的实质外交。尽管有一些分析臆测日本喜欢特朗普,但是从常识来看,特朗普的超常规政治手法给传统的日美同盟管理方式带来很大不确定性。特朗普经常通过发送推特的方式干扰进行中的贸易谈判,日本经济界难以认同这种干扰市场预期的做法。不稳定的预期意味着风险的增加。日本经济界更乐见拜登上台。日本贸易会会长小林健针对大选结果评论道,这意味着政策可预测性加强。从日本政府来说同样如此,美日各个层级的谈判的结果随时可能被推翻,谁也不知道特朗普总统何时会以什么方式改变立场。正因如此,安倍首相努力与特朗普总统建立“亲密的个人友谊”。本文认为,这段看似相当不错的蜜月关系主要是为了让日美同盟能够平稳渡过不稳定期,虽然安倍在这方面非常成功,但这并不是意味着日本作为国家愿意同这样确定性差的美国打交道。拜登是建制派老牌政治家,意味着有机会恢复日美同盟原来的机制。日本整体上肯定欢迎同盟关系更具有确定性。虽然不大可能出现特朗普-安倍蜜月型关系,但拜登-菅义伟有可能建立起类似于奥巴马-安倍务实的工作关系。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日本首相并没有像安倍首相那样在特朗普当选后立即争取访美,因为不再需要像特朗普时代那样做太多表面文章去忽悠美国。

     第二,日本认为,鉴于美国新政府的外交中心可能转移到欧洲和中东,如何让美国不降低对亚洲的关注度,并与日本在对华认知上保持基本一致,展开政策协调,将成为日本的优先考虑。拜登当选后,在11月10日一天内连续与英法德三国首脑进行了电话会谈。拜登在电话会谈后对媒体说,美国回来了,美国不孤立。他还披露,英国首相在电话中已经邀请他参加2021年11月在伦敦举行的COP26气候变化领导人峰会。正因为认识到美国的欧洲优先的必然性,日本首相菅义伟等到欧洲国家与拜登通话基本结束后才与其通电话,而且时间仅15钟。日本需要做的事情是通过建立具有实质性内容日美关系,让双边关系实现升级。参与印太战略并拉住美国在地区的注意力,成为日本的优先选项。在对华政策上,日本认为中美战略竞争的基本面不会改变,但是方式会变化,从原来特朗普的全面打压转为继续保持高度激烈竞争但在某些领域开展合作。日本并不反对特朗普在安保、技术、市场开放等问题上对华采取强硬政策,但不同意其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以及全面经济封锁的做法,因为这些做法同样损害日本利益。日本也希望拜登政府在气候变化、朝核等问题与中国合作,这可扩大日本对华政策空间。但前提是确保美中合作不以减弱日美同盟为代价。

     第三,管控日美关系中的敏感问题,争取实质性提升日美同盟的质量??啥员劝掳吐?年任期的日美关系来考察新政府的日美关系走向。经济上,奥巴马支持TPP,日本争取美国回归CPTPP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特朗普上任后果断迅速退出TPP,已经造成重大破坏,美国国内民意并不支持重返CPTPP,因此,短期内新政府不大可能做出重返决定??悸堑街忻拦叵到鱿志赫牒献鞑⒋婢置?,日本也改变了此前优先推动日欧EPA,以及实现CPTPP,然后考虑加入RCEP的“先后论”,转为双管齐下的“并进论”,这一策略调整的原因还是在于希望将美国拉回CPTPP。安全上,日本一方面将在安保方面强化自身能力建设,对美国展示一个有价值的同盟国形象,另一方面施压美国进一步明确承诺对日本的防卫义务。拜登不会像特朗普一样直白要求日本成倍增加驻日本美军费用分摊,但是仍会要求日本付出更多代价,这一点不会变化。日本则可能通过增加在美投资、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来缓解来自美国的压力。这方面日本有经验。另外,美国民主党政府重视人权也会给日美关系带来不确定性。奥巴马政府曾于2013年不同寻常地就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发表批评意见。历史问题上,美国新政府可能对日本采取更加严格态度。这是日美同盟关系中需要管控的部分。拜登选情较为明朗后,日本很快宣布将于2050年实现二氧化碳排放中和目标,这也是因为担心民主党可能会在气候变化上施压日本而提前做的准备。显示日本在尽最大努力管控同盟分歧。

     无论从恢复经济,还是控制疫情,再到团结国内社会,美国新政府的首要精力毫无疑问会放在国内。同时,拜登在外交上最大的特点将是回归常态,尽管是部分回归,这将对国际关系带来更多确定性。日本的挑战是,如何适应美国内政外交的新动向,拉住拜登政府持续关注和介入亚太地区,通过强化日美双边同盟,维护地区多边主义,以多种方式建构有利于日本的国际秩序。在这个动态的过程中,中美日三边关系仍存在不确定性和一定风险,但合作的空间也在增加。关键在于三方如何发挥政治智慧和外交艺术,让竞合关系的天平更多向合作方向倾斜。

      (责编:王劭宇)

    国产偷伦欧美,国产а∨天堂2021,国产 日韩 欧美 精品 大秀,古典武侠欧美亚洲综合